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徐浩男的倒霉霉周末

高中是人生最美好的光阴,也是一个生存竞争最残酷的时代,度过高考前的过程是何等的煎熬人啊,距离高考还有多少天的倒计牌挂在每个班级的黑板上方,简直就像在每个学生心上悬了一把剑,让他们连春天的风景都无暇欣赏,甚至无时间仰望天空的彩虹,只一味沉侵在如山的负荷中。   

  这所学校也与其它各高校一样,执行着严苛的教学制度,一个月除了休第四周的最后一个大礼拜,其它时间都上课,从早上六点五十上到晚上九点半,这让学生们非常盼望那不可多得的月末假期(简称月假),尽管短暂,那也来之不易。   

  当这个月的星期五下午第三节课的下课铃声一响,三年八班的许多学生都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挨到还剩最后一节课就放假了。   

  科任老师还没走出教室门口,左边靠近窗户的座位上,站起一位男生,他脑袋挺大,长着一对野猪似的小眼睛,给人一种肉感,好像一只黑熊瞎子,这时他把两只指头伸进嘴里,扭过头,一个呼哨,尖利的声音惹得科任老师回头,皱着眉头瞅了瞅,无可奈何地走出了教室。   

  这男生叫徐浩男,他的嘴唇和下巴上已经长出了细密的胡须,他有一个在电厂工作的父亲和当小学教师的母亲,虽然上课从未认真听讲,但他的母亲却拖关系花钱给他找了许多补课老师补课,并且他常当同学吹嘘他有个有权的大姨夫,可以在考试差几分的情况下,提携他,直接把他插入大学,用提档的办法调剂。   

  他的哨声引起了几个吊儿啷当的同学的共鸣,他冲他们使了个眼色,那几个人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拉帮结伙向厕所走去。   

  到了厕所,他从侧面衣兜里掏出一包烟,挨次递给每个人,并把一只斜插入嘴中,眼睛却向另一个瘦高个望去,瘦高个男生外号“芦苇”,1.80米的个子,清廋苍白的脸庞,小胡子已经像春天拱破土壤的小草一样了,体重却不足120斤,长着两条又细又长的腿,是个包工头的儿子,有钱,很吊,偶尔会开着老爸的车上学,“芦苇”心领神会地掏出打火机,先给徐浩男点上,然后自己点上,心满意足的吸了几口,眼睛里闪出兴奋的光芒,把打火机递给别人。这些人,也有的是刚学抽烟,为了打发掉高中这段难熬的考前时光,常被烟呛得咳嗽半天。   

  在乌烟瘴气中,徐浩男狠狠地吸了口,一脸坏笑地咬牙切齿地冲着“芦苇”说:“班花一点面子也不给,她在学校住宿,我他妈放弃了那么好的家庭条件,也挤到学校这恶劣的李从悠 首诊医师 专家组组员地方,为这我妈非说我是躲避补课,还跟我干了一架,要断我小金库,我陪着班花在学校受罪,前个儿,我约她看电影,她竟然当着那么多人掘我,让我下不了台,”接着徐浩男把嘴凑近“芦苇“的耳朵,声音压低只有”芦苇“能够听得到。   

  徐浩男说:”我一生气,用公用电话往她家打了一个电话,是她妈接的电话,我捏住鼻子,用女孩的细嗓说:“你女儿跟了一个有妇之夫在‘天地春旅馆’开房,我刚说到这,就听到电话那头咣啷一声,接着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喊:“她妈,你怎咋躺地上了呢?”昨个班花她爸把她接走了,今个儿也甲状腺结节的治疗是如何进行的没来,我看她以后还敢跟我装逼不。”芦苇“脸上闪过一个佩服的表情,说了一句,”你可真行,就是太狠了点。”   

  还没抽玩一支烟,上课的铃声响了,厕所的同学都把烟掐了,纷纷离开这暂时的避难所,上放松假期前的最后一节课。   

  回到座位后,徐浩男的iphone新款手机振了,他拿起手机,有一条短信,来自铁哥们“芦苇”,“一会网吧集合,大干一场,一起吃饭。”说到游戏徐浩男立即感觉一种激越的热情奔流在他的全身,脸上似乎也像英雄一样带着一种果敢的气概。   

  这节自习课,班主任还没来,徐浩男突然感觉有种冲动想干点什么,就好像有种魔力在吸引着徐浩男。   

  他先把水笔故意弄掉了,踢到前座女生脚边,然后很有理由的拍了一下前座女生,“嬉皮笑脸的望着前座说,帮我一下忙。“前座女生一脸不耐烦,愠怒道:”自己捡”。转过去继续做题。百无聊赖的徐浩男又把饮料从书桌堂里拿出来,大方的放在桌子上,用课本档上,一边翻书,一边用吸管喝饮料。   

  他又想到了一个馊招,他把鞋带解开了,把脚放在了鞋面上。   

  五月的春风,让气体分子匀速的穿行改做了加速度运动,像出膛的射向四面八方。   

  周围同学闻到他的脚臭纷纷把头向边上移,但又不能离开座位,女生只好捂着鼻子学习。邻座的男生劝徐浩男把鞋穿上,越劝他更放肆了,把椅子向后靠,要把脚丫子放到桌面上,差点把邻座男生气死,这怎么行呢?白癜风全国十佳医院讲解变白会不会是白癜风只好撕两张纸巾把鼻孔堵上,徐浩男骂了声“矫情,真是个娘炮。”   

  徐浩男看着周围人的表情,更自得其乐了。他觉得自己很拽。   

  这一切恰好被走过后窗的班主任尽收眼底。   

  班主任,叫赵敏,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有点黑,不胖,这是她带的第二批学生,第一批学生取得了高考全学年平均第二的好成绩,全校共有十五个班级参加高考。她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了对学生的培养上,她讲课生动,很受欢迎,许多老师都觉得班主任这活有苦又累,还担着责任,可她不抱怨,觉得这个工作挑战性强,有足够的吸引力,她不是心血来潮,她的确是想做出一点成绩的,这是她的性格。   

  她现在接手的这个班,学习状况水平参差不齐,压力也随之而来,她特别喜欢那些谦虚好学,尊重知识的孩子,她同样也不愿放弃那些拖后腿的孩子,她这个班最难教化的两个人,一个是徐浩男,一个是吴子静。在教育徐浩男和吴子静这个问题上,她也知道希望很渺茫,但她不服气啊,自己正按步奏一步步慢慢走来,不遗憾啊!她认为自己有责任把他们教育好,她愿意为教师这个行业付出许多,从她选择这一行开始,她就明白自己肩上的责任有多么重大。   

  随着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赵敏也被临战前的紧张空气笼罩着,许是太累,赵敏发烧打了两天滴流,烧刚退,就拔掉滴流管,护士面有难色,说:“要连打三天。”说:“你还没全好。”赵敏担心班里孩子们的学习,就回学校了。   

  这会儿她正抱着一大叠卷子风尘仆仆地走向教室。   

  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幕,不仅这一幕,还有连续剧———徐浩男从书桌内拿出一个十六开的花花绿绿的本子,邻座男生虽然鼻子眼堵着纸条,却把半个身子围拢过去,紧贴着徐浩男,一起在看什么。   

  赵敏步幅又大又快的走进教室,把试卷放到桌上,来到徐浩面前,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