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释怀与警醒 释怀与警醒

话语的忘记与转瞬即逝仿佛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警醒,你要时刻保持清醒时刻保持镇静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如愿以偿已不是当年无负以加快乐的你何必要求如初又何来的最初?是否成为过去是否还停留在哪里,所有的孜孜不倦和百般努力和挽回都不再是视如生命。念之累恨之切不联系又念想的百般惦记成为精神的折磨,爱恨累、恨很痛。所以约束自己不要去爱不要去恨。那些恨意都熬过去不愿意再去恨。却全然不知爱累却殊不知不爱也累。着天下的事情哪是百般如意又顺心遂心的呢?   

  剪短从记事起从未剪短的长发。浓密悠长的发丝简短的瞬间心里不知所谓。开始打算的要剪到最最短的程度。想起第一次去做头发的场景,把柔顺光滑美丽可以扎成大辫子的秀发又染又烫起,如今想来都是万般的狼狈。当时因为害怕爸爸而在朋友兼职的地方躲了几天。还没有当初父亲看我的眼神和犀利。以及大声说让我滚出去的场景,从小到大没有舍得说我打我的父亲第二次对我大发雷霆。后来的事情或许和所有人一样,在要开学之际又把烫坏的头发剪短又拉直希望不要得到父亲的责骂。又买了护理的药水,后来的言辞大概是前前后后的头发弄了多少钱。那是父亲失望的语句也是不悦的神情亦是我第一次暗无天日生无可恋的日子,不知哭着睡着了多少次也不知多少次醒过来哭着又睡过去,日复一日的反复。也还记得不只是谁发来消息说了不该说的人,当时是那段时日第一次认真的陪父亲看电视剧,突如其来的消息瞬间在父亲面前泪如雨下。瞬间从沙发一跃而起穿着拖鞋跑出去,不愿意被发现我的异样。至于父亲到底是否有所察觉早已不是我所关心,只记得静谧的夜和打湿裤脚的夜露好漫天安静的繁星。   

  从高中毕业以后就再无打过点滴,因为那段日子里每天都充斥着点滴和针水,不曾想毅然而来到的伤病折腾的开始主动愿意去,一人坐在小镇的某小院一个木摇椅便是一天的住院,熟练地医生消毒和清洗以及利用小儿冲剂敷在伤口消炎和缓解疼痛。却不曾想右手不断不断地回血然后高高的肿起。去住院的时候路过装潢及其破败及其老旧的理发店当时便在心里暗暗默许打完点滴就把头发剪短,身边的人以为我是玩笑语言打趣说道想想而已,因为之前就认定我会把如此长的头发弄顺直。甚是不信。打完点滴选了最窄最是破旧最是生意冷清的小店一剪到定性。十块钱解决了曾经无比珍贵无比珍爱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去爱惜的长发,没有剪得很好也没有很坏,不整齐也不美丽。看着剪下的大堆头发心里波澜不惊。若是往日必回拾起哪怕一缕白癜风最好的治疗方法费用高吗也会带回。却没有往日那般怜惜。潇洒的转身离去留着发顶被剪得甚是糟糕的发型。   

  回来后用肿着的手洗菜还给伙伴煮了一碗牛肉面。突然被一个学姐邀约去唱歌,喝酒。甚是不愿意动口最终还是迫不得已,游戏一半甚是无聊不愿意在继续索性跑去卫生间和母亲通话。因为蹦蹦跳跳甚是不安分的性格把之前还未痊愈的很深的伤疤再次磕破然后流血不止浸透及厚又加绒的棉裤手摸到大片血迹开始再次驶向卫生间。闻讯而来的学姐只是拿了一些纸巾擦去血迹,在卫生间逼仄的角落痛的倒抽气,心里却回忆和辗转回忆着过去与别人,一遍遍的文自己如果。如果是他是否立即带我赶往最近的医院进行处理,如果是他是否会背起我开始狂奔。太多的或许和如果都抵不过现实。因为没有人真的在意所以还需回去忍者疼痛继续不扫兴。后来的我实在是太疼或许酒精的麻木。也因只要沾酒变回脸红似乎孩童高烧一般。于是在在面对实在不愿意继续相对的人索性装醉。也的确有些迷糊糊。   

  住在一个小小的旅店和伙伴,等所有人走光后和朋友说想哭却无泪的溢出。她说想想最近所有的不开心事。突然一嗓子开始哇哇大哭。哭到没有声音哭到躲在被子里抽泣。从凌晨两点到四点的抖擞和抽泣。想起被很亲密很亲密的朋友公然无情的嘲笑和打击,想起失去八年的挚友,想起一个人摔下去被嘲笑和旁观的场景。想起父亲日益不好的身体,想去所有的爱人和珍惜都随风而去。想起诸多的事情让眼泪得以释放。伙伴抱着我最终让我入睡却在一个小时候独自醒来,也是她手离开我身躯的时候。是啊我就是这般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无比的忧伤又无比的乐观,无比的绝情又无比的温情。每隔一段时间习惯性崩溃又习惯性自愈,好像在强行为自己的生活制造悬念和波澜。内心却又希望平淡。   

  后来还是重复了喝酒前的程序,消毒打针和一个人在树下。结束的时候却还是疼痛问了第二班医生,包扎了脚上的伤疤又给口腔消毒,最终又辗转却看了牙科。很疼很苦却也没有的到根治介绍去大医院用刀片花开。最终拒绝我已经疼痛和萧条到不愿意在折腾,于儿童白癜风如何发展的是选择了让它痛自己买了几片消炎。总会熬过去不是吗?   

  有时候强大到自己都不愿意相信那是自己,再次肿起的双手返回后还学习接近两个小时的古筝曲又陪学姐练习她准备的司仪场景。在医院的灵感被保留最终却来不及写下,于是只能如此琐碎的描述场景。   

  自己都觉得繁琐又杂絮。聊天到深夜。时隔半年的第一次和父亲通话眼泪再次泛滥也听到了父亲哽咽的声音两个通病相连的人第一次隔着电话彼此关心。豆大豆大的泪珠顺势而下。   

  良久断绝与所有人的联系突然得到的关心却不适觉得再无真情。也许是被污染的太多最终还是选择一一回复。人总是很矛盾渴望关心又渴望冷漠,   

  无论你有多喜欢对方,爱情里的主动必须是男人。如果这个男人不主动,宁愿错过。   

  没有伴侣的时候,即使是孤单,也可以很快乐。这个时候,孤单是一种境界。你可以一个人走遍世界,结识不同的朋友。你也可以选择下班之后,立刻回到家里,享受自己的世界。一个人的孤单,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有了伴侣之后那份孤单。突然收到的话语直戳内心,尽收眼底又无言以对。总要像曾经那般高傲任性的活着,想做原来的自己却回不到过去。不是所有的悲情都与生俱来也不是所有的幸可以轻而易举。给一人留言道言之凿凿抵不过咬牙切齿,不要以为所有的朋友与兄弟都是真情往往事情都出在他们身上。不知为何深夜如此不让你的清楚这个疖知为何来的语句。有心与无心都不显得在重要。   

  认识多多年的朋友直截了当的说自己变了,不在是原来的自己。我又何曾不深知于是大方承认,简洁明了的说过于冷静与理性和睿智不再从前那般活泼开朗大方任性。大方承认自己就是不如原来讨喜。问我经历什么才下的决定剪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