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烟花

外面又响起了爆竹声。每次听到爆竹的声音,心中不禁会算计:今天是什么日子?   

  小时候,农村是不经常燃放爆竹的,因为没有人愿意拿着填饱肚子的钱去买那不实际的爆竹。但是,过年或者结婚的时候还是必须要有爆竹的,这是传统使然。那时家家常燃放起一种“小洋鞭”的爆竹。那是一种只有小指头大小的爆竹,一千个这样的爆竹两个一排,排列好后用一根导火线串在一起,最后再用红色的纸将它们包装好,形成长约两米、宽约十厘米的一挂鞭炮。这样的爆竹燃放简单,只要你胆子大,用烟头或打火机点燃最头儿上的那根导火索,它便迅速地噼里啪啦响起来。不过这样的爆竹燃放时间很短,响一阵就没了,很多人燃放的时候总会抱怨:肯定没有一千响!这个爆竹不行(质量差)!但是,等到下一年,家家响起的,依然是这种爆竹的声音。   

  后来,国家改变了一些政策,农民们也逐渐在种地的基础上干起了其他的小买卖,有人开起了大米加工厂,有人开始外出打工。我家有段时间做起了卖煤的生意,父亲托人从山西运来煤,再找几辆大货车将煤运到我们村,最后父亲和母亲用家用的农用车载着煤去其他村子走街串巷地吆喝。北方的冬天很冷,妈妈经常说一句话:“鼻子快被冻掉了”,就是说北方零下的气温会让你止不住地流鼻涕,同时将鼻涕迅速结冰。一般来说,到了冬天农村人是要“猫冬”的,这既是对自己春种秋收忙活一年的奖励,也是对“欢欢喜喜过大年”的一种准备。然而,那年的父母,却在别人最闲的时候无比忙碌。   

  父母把煤送到家家户户,煤也带给了我家不错的经济收益。那年过年,父亲很开心,他本身就是个爱热闹的人,况且在北方也是最讲究热闹的。那年记忆中最清楚的就是过年放炮了!父亲花了近两千元买来了各种的烟花爆竹,当我看到各种颜色的烟花在空中依次绽放时,那阵阵的响声和那朵朵盛开的灿烂,就像场华丽的演出,着实是一场视觉盛宴。那是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烟花,我无法形容我内心的激动,我也无法描述为什么我会如此激动,我只觉得,那种绽放是我心中每个梦想的绽放。我盯着天空,保持着一种姿势,不舍得眨一下眼睛,生怕错过哪个精彩的瞬间。   

  那次的烟花在我们村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是第一次有人在村子里放烟花,乡亲们集中到一起,围在烟花周围,每一次绽放都会引起一阵赞叹。也是那年开始,村民们开始追求精神生活了,第二年开始,村子不再单调地燃放那达不到一千响的“小洋鞭”了。   

  过个年,意味着自己年长了一岁,也说明一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就这么慢慢的,我熬过了压抑枯燥高中的生活,去了美丽的海滨城市——秦皇岛上大学。对于秦皇岛,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爱说她是个美丽的海滨城市,而对于我,却不觉得这个海滨城市的有多美丽。秦皇岛的海是美丽的,但是这座城市不太美丽。   

  人们常说“爱屋及乌”,我对秦皇岛是有点“恨屋及乌”了,我不喜欢这座城,也不爱这里的烟花,秦皇岛海边烟花的用处多在告白或者求婚。在秦皇岛呆久了,每当海边的方向盛开朵朵烟花的时候,你的第一印象肯定是:有人告白或者求婚成功了。北京哪个医院白癜风专科比较靠谱用放烟花来制造浪漫或者庆祝成功是无可挑剔的,但是我却有点不能接受,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是因为烟花带来的浪漫和激情,那么这场爱情也终将华丽地收场,因为两个真正相爱的人是不只需要一场浪漫而又浪费的烟花。况[url=https://wapask-mip.39.net/mip/question/27335818北京哪家医院治白癜风比较见效.html]权威的白癜风医院[/url]且,我也不喜欢烟花成为恋爱的某种标志,这样的烟花,太俗气了。   

  毕业的季节总出现太多的词语来形容时光飞逝,奔波与转折中,告别了四年的大学生活,我来到了金华,一座从未关注过的城市。这座城市带给我的距离感不仅是金华到唐山几千里的距离,更是文化和生活习惯上的距离感。金华看起来是个很安静的城市,但是随时响起的爆竹声,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声响,告诉你,这里也很热闹。我习惯于掏出手机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最后发现无非都是些平常的日子。每一次,抬头与低头间,心中总不免失落,最后干脆对烟花失去了兴趣。   

  现在,父亲也不大爱燃放爆竹了,可能是岁数大了的缘故吧,爆竹总是带些危险性的。   

  如今,家家户户都买得起几千元的爆竹了,过年的时候天空中密布着各种烟花,那些新奇的颜色和形状交替出现在狭窄的天空中,你争我抢,好不热闹!但是看着看着,就有点懒得看了。
返回列表